今日小满!二十四骨气为啥没“大满”你明了吗?

  小满是夏季的第二个节气,每年5月20日到22日之间视太阳到达黄经60°时为小满。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:“四月中,小满者,物致于此小得盈满。”

  一指全国北方地区麦类等夏熟作物籽粒已开始饱满,但还没有成熟,约相当于乳熟后期,所以叫小满。农民对于丰收的期盼、喜悦,也随着谷穗、稻穗的抽浆渐渐地饱满、丰盈起来。

  二指雨水的盈缺,指出小满时田里应该蓄满水,不然可能造成田坎干裂,甚至芒种时也无法栽插水稻,影响农作物的收成。江南一带有“小满动三车”的说法。所谓“三车”即水车、纺车、油车。天旱的年份,人们会早考虑,巧安排,以人力或畜力带动水车灌溉水田。

  节气里的其他“小字辈”节气,后面总跟着“老大”,如小暑之后是大暑,小雪之后是大雪,小寒之后是大寒。小满之后却是芒种,这是为什么呢?这恰好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理念。

  大满并不是古人所追求的完美境界。月满则亏,水满则溢,一切达到极致后必然走下坡路。而“小得盈满”,是将熟未熟还有向上的空间,还可以“继长增高”,这才符合中国人的理想。

  小满虽然预示着麦子将熟,但毕竟仍然处在一个青黄不接的阶段。在过去,百姓们在这个时候往往以野菜充饥。食苦菜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,苦菜的品种也多种多样。《埤雅》以荼为苦菜。《毛诗》曰:“谁谓荼苦?”是也。鲍氏曰:“感火之气而苦味成。”《尔雅》曰:“不荣而实者谓之秀,荣而不实者谓之英,”此苦莱宜言英也。鲍氏曰:“感火之气而苦味成。”蔡邕《月令》以谓苦荬菜。

  郑康成、鲍景翔皆云:靡草,葶苈之属。《礼记》注曰:“草之枝叶而靡细者。”方氏曰:“凡物感阳而生者,则强而立;感阴而生者,则柔而靡。”根据这些古籍的著述,所谓靡草应该是一种喜阴的植物。小满节气,全国各地开始步入夏天,而靡草死正是小满节气阳气日盛的标志。

  这一句原为三候小暑至,后《金史志》改为麦秋至。《月令》:“麦秋至,在四月;小暑至,在五月。小满为四月之中气,故易之。”麦秋的秋字,指的是白骨成熟之时。因此,虽然时间还是夏季,但对于麦子来说,却到了成熟的“秋”,所以叫做麦秋至。

  小满是夏季的第二个节气,每年5月20日到22日之间视太阳到达黄经60°时为小满。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:“四月中,小满者,物致于此小得盈满。”

  一指全国北方地区麦类等夏熟作物籽粒已开始饱满,但还没有成熟,约相当于乳熟后期,所以叫小满。农民对于丰收的期盼、喜悦,也随着谷穗、稻穗的抽浆渐渐地饱满、丰盈起来。

  二指雨水的盈缺,指出小满时田里应该蓄满水,不然可能造成田坎干裂,甚至芒种时也无法栽插水稻,影响农作物的收成。江南一带有“小满动三车”的说法。所谓“三车”即水车、纺车、油车。天旱的年份,人们会早考虑,巧安排,以人力或畜力带动水车灌溉水田。

  节气里的其他“小字辈”节气,后面总跟着“老大”,如小暑之后是大暑,小雪之后是大雪,小寒之后是大寒。小满之后却是芒种,这是为什么呢?这恰好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理念。

  大满并不是古人所追求的完美境界。月满则亏,水满则溢,一切达到极致后必然走下坡路。而“小得盈满”,是将熟未熟还有向上的空间,还可以“继长增高”,这才符合中国人的理想。

  小满虽然预示着麦子将熟,但毕竟仍然处在一个青黄不接的阶段。在过去,百姓们在这个时候往往以野菜充饥。食苦菜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,苦菜的品种也多种多样。《埤雅》以荼为苦菜。《毛诗》曰:“谁谓荼苦?”是也。鲍氏曰:“感火之气而苦味成。”《尔雅》曰:“不荣而实者谓之秀,荣而不实者谓之英,”此苦莱宜言英也。鲍氏曰:“感火之气而苦味成。”蔡邕《月令》以谓苦荬菜。

  郑康成、鲍景翔皆云:靡草,葶苈之属。《礼记》注曰:“草之枝叶而靡细者。”方氏曰:“凡物感阳而生者,则强而立;感阴而生者,则柔而靡。”根据这些古籍的著述,所谓靡草应该是一种喜阴的植物。小满节气,全国各地开始步入夏天,而靡草死正是小满节气阳气日盛的标志。

  这一句原为三候小暑至,后《金史志》改为麦秋至。《月令》:“麦秋至,在四月;小暑至,在五月。小满为四月之中气,故易之。”麦秋的秋字,指的是白骨成熟之时。因此,虽然时间还是夏季,但对于麦子来说,却到了成熟的“秋”,所以叫做麦秋至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nyc30.com/xiaoman/27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