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满:水车动起来苦菜吃起来(骨气·习惯)

  小满是个物候类节气。二十四节气大都可以顾名思义,但是小满却有些令人费解。事实上,小满是指麦类等夏熟作物灌浆乳熟,子粒开始饱满,但尚未成熟,所以叫小满。比如农谚有言:“小满不满,麦有一险。”

  另外,小满亦可指水田的水已盈满。这主要体现在南方地区的农谚里,比如“小满不满,干断田坎”,比如“小满不满,芒种不管”。用“满”来形容水的盈缺,指出小满时田里如果蓄不满水,就可能造成田坎干裂,甚至芒种时无法栽插水稻。

  小满前后,大多数地方平均气温高于22摄氏度,农业生产的夏收、夏种、夏管的工作从此时展开,农事活动进入繁忙的季节。

  因此,小满是收获的前奏,也是炎热夏季的开始,更是青黄不接的时节。相关民俗都与之相关。

  过去,以水车车水进行灌溉为农村大事。谚云:“小满动三车。”这里的三车指的是水车、油车和丝车。此时,农田里的庄稼需要充裕的水分,不能断水,农民忙着踏水车翻水。

  古人相信万物有灵,水车也有灵。这时的民俗主要是祭车神。传说车神为一条白龙,小满时节,农家在车水前于水车的车基上放置鱼肉、香烛等祭拜之。特殊之处为祭品中有水一杯,祭时泼入田中,有祝水源涌旺之意,表明了农民对水利灌溉的重视。

  另外,在浙江海宁,小满时节,农户以村圩为单位要举行“抢水”仪式。这个仪式,多由年长执事者约集各户,确定日期,安排准备,至是日黎明即群行出动,燃起火把。待执事者以鼓锣为号,群起以击器相和,踏上水车,数十辆一齐踏动,把河水引灌入田,至河浜水光方止。

  小满也是油菜籽成熟的时节,人们将油菜籽收割回来,送至油坊,启动油车榨油,做成清香四溢的菜籽油。是为动油车。

  据清代苏州人顾禄的《清嘉录》记载:“小满乍来,蚕妇煮茧,治车缫丝,昼夜操作。”可见,古时,小满节气时新丝已行将上市,丝市转旺在即,蚕农丝商无不满怀期望,等待着收获的日子快快到来。

  我国农耕文化以“男耕女织”为典型。女织的原料北方以棉花为主,南方以蚕丝为主。蚕丝需靠养蚕结茧抽丝而得,所以我国南方农村养蚕极为兴盛,尤其是江浙一带。

  蚕很娇贵,很难养活。气温、湿度,桑叶的冷、熟、干、湿等均影响蚕的生长。由于蚕难养,古代把蚕视作“天物”。为了祈求天物的宽恕和养蚕有个好的收成,因此人们在农历四月放蚕时节举行祈蚕节,祭祀蚕神。

  小满节时值初夏,蚕茧结成,正待采摘缫丝,栽桑养蚕是江南农村的传统副业,家蚕全身都是宝,是乡民的家食之源,人们对它充满期待和感激。于是这个节日便洋溢着浓郁的丝绸民俗风情。

  另外,在祈蚕节期间有凉炒面的习俗,将四月麦磨成粉,炒熟,待冷却后和糖拌而食之,称凉炒面。其味香、甜,其面韧、软。此外民间各地还有斗蚕、画蚕等民俗活动。

  小满时节,麦类、谷物等农作物子粒开始饱满,但尚未成熟,恰是青黄不接的时候。而田间地头的野菜正蓬勃生长,采食野菜来度过饥荒,自是顺理成章之事。

  春风吹,苦菜长,荒滩野地是粮仓。苦菜是中国人最早食用的野菜之一。所谓“小满之日苦菜秀。”《诗经·唐风·采苓》有言:“采苦采苦,首阳之下。”据说当年王宝钏为了活命曾在寒窑吃了18年苦菜。旧社会农民每年春天青黄不接之时,要靠苦苦菜充饥。

  苦苦菜被誉为“红军菜”“长征菜”。“苦苦菜,带苦尝,虽逆口,胜空肠。”当年红军长征途中,曾以苦苦菜充饥,渡过了一个个难关。江西苏区有歌谣唱:“苦苦菜,花儿黄,又当野菜又当粮,红军吃了上战场,英勇杀敌打胜仗。”

  苦苦菜遍布全国,医学上叫它败酱草,宁夏人叫它“苦苦菜”,陕西人叫它“苦麻菜”,李时珍称它为“天香草”。中国著名烹饪学者聂凤乔先生,1958年在宁夏发现了开黄花的苦苦菜,名曰“甜苦菜”,其叶片大,茎秆脆,苦中带甜。

  苦苦菜营养丰富,含有人体所需要的多种维生素、矿物质、胆碱、糖类、核黄素和甘露醇等,具有清热、凉血和解毒的功能。《本草纲目》载:“(苦苦菜)久服,安心益气,轻身、耐老。”医学上多用苦苦菜来治疗热症,古人还用它醒酒。

  宁夏人喜欢把苦菜烫熟,冷淘凉拌,调以盐、醋、辣油或蒜泥,清凉辣香,吃馒头、米饭,使人食欲大增。也有用黄米汤将苦苦菜腌成黄色,吃起来酸中带甜,脆嫩爽口。有的人还将苦苦菜用开水烫熟,挤出苦汁,用以做汤、做馅、热炒、煮面,各具风味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nyc30.com/xiaoman/2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