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风风情话五猖

  “入境而问禁,入国而问俗,入门而问讳”。《礼记·曲礼上》有这样的说法。“禁”指一个国家的法律禁令,“俗”指一个地方的风尚习俗,“讳”即各方各户的忌讳等。到一个国家去,到一个地方去,到一户人家去,这些都必须弄清楚,否则就会犯禁、犯忌,变生不测。至今还挂在人们嘴上的一种说法,叫“随乡入俗”。其实,无论地方大小,都有各自的风尚习俗,由此,我们可以看到,古代社会视“俗”如“禁”,两者乎趋于等同的地位。

  小时候,夏天纳凉,外婆打着芭蕉扇我坐在小板凳上,常听外婆讲本地的民俗民风,风俗行为、风俗事象,一地一物奇风异俗,数不胜数,饶有情趣。比方说,新年新岁忙两件事,一放爆仗二拜年。正月初一,谓之春节。是“岁之朝,月之朝,日之朝”,故而又称“三朝”。天未明,开门之前,先在院中放三个爆仗,取“早升早发”之意。平民百姓,只有单门独户,当然只能先开门而后放爆仗,也称放开门爆仗。相传放爆仗的原意是驱逐疠疫;最早见于汉代东方朔《神异经》。

  正月初一第二件最忙的要算“拜年”了。拜年又称“贺年”或称“拜岁”,是日清晨,主妇们及早煮熟汤圆,一盅又一盅地盛起来先供于堂前的八仙桌上,请天地菩萨,烧大元宝。继而又供天厨司命烧太锭。再供祖宗,谓之祭家堂。祭神享神完毕,一年的第一个早餐便开始了,那就是家家吃汤圆,取“团团圆圆”之意。早餐完毕,全家长幼有序,依次地向家里最长者罗拜。受拜者必须连呼“恭喜,恭喜,新年恭喜!”即便对最幼小的拜岁者,也往往视以“聪明智慧,易长易大”之辞。又比方说,在绍兴传统风俗中,女方出嫁发送嫁妆到男家,其中必有马桶,俗称“子孙桶”。在陪嫁的马桶中,女方家长往往预先放入枣子(谐音寓“早”)、花生(寓“生”)、桂圆(寓“贵”)、荔枝(寓“子”,以求得“早生贵子”)。务必有男方的小叔叔掇进房。若新娘无弟,则有堂弟替代。这是当时人们“早生儿子早得福”、“养儿防老”与传宗接代,光宗耀祖传统生育观的反映与寄托。再比方说,正月里,不可吃螺蛳。除夕夜,忌骂人。说不吉利的话,较平时尤为不祥。宰杀祀神祭祖所用之鸡、鸭、鹅等家禽时,不能乱说话,忌说“杀”、“死”等凶语,须谓之“装扮”。还有新婚第一夜,夫妻同床后,无论有什么要紧的事,都不能下床,因为此时已有前来投胎的儿女跪在床前,一下床,就会踏死他们,将来永远不会生儿育女了。等等之类。

  外婆讲得最多的要算我们上虞东关一带的“五猖会”了,这也是我小时候很爱听,很感兴趣的。五猖又称“五通”、“五圣”。绍兴人把它们说成是马、猴、狗、鸡、蛇五种动物之精。据说这些全是淫畜,会化成人形蛊惑奸淫妇女,并能把财物运来,作为度夜之费。

  这就是鲁迅《朝花夕拾》中提到的五猖会。东关五猖庙位于镇上热闹的二街(现“东关大厦”所在地,文革后期被拆)。旧时,五猖庙内供奉着青、黄、红、花、黑五种面孔的五个神像,另外还有一尊百面神像配享,庙内匾额上书有“六府修治”的字样。传说五猖神曾屡屡骚扰地方,搅戕世界,上天派了天神雷公辐闪娘娘在四月十五那天追杀他们。五猖急中生智,躲到海塘上正在修塘一青年身边,假装修塘,在闪电雷轰中天神看到的是六个壮丁在修塘,修塘是保境安民的好事,岂能是五猖所为,况且人数也不符,于是雷公辐闪娘娘只得收兵而回。从此五猖改恶从善,被百姓宽恕还被敬之为神,人们为其修了庙,并规定四月十五日为五猖庙会期。五猖会寄托了汉族劳动人民一种祛邪、避灾、祈福的美好愿望。

  作为一种汉族民间宗教信仰,庙会那天一早,五尊神像被抬出大殿,先到街前“驻跸”,停放下来受人祭拜,等候各路会帮到齐,当时各会帮中最有名气的要数虞北的大旗会。

  各路会帮到齐,五猖庙会迎赛开始,万鼓齐奏,万铳齐鸣,队伍井然有序浩浩荡荡,蜿蜒长达两三华里。在这迎赛洪流中,有舞龙的,有踩高跷的,有大敲棚云门鼓的,有“轰轰”燃放荷花铳的,最好看的是杂耍中的戏镋、戏彩瓶、哑背疯、掼跌打、跳无常等。迎赛队伍最后是五乘神轿,轿后还跟着一批因病曾在五猖神前许过愿而此时自觉地穿着罪衣、罪裤、戴枷戴铐的“犯人”。随迎赛队伍而过,路两旁是密密麻麻持香跪拜的善男信女。神轿每到一祭棚前便停下受祭,迎赛队伍也随之停下来而表演一番。尽管表演之中有的舞姿显得笨拙,但往往不失滑稽,让人捧腹。这样的赛会要到中午才结束,下午至晚上东关街上还有许多台戏开演,水乡的东关,岸上观众似海。

  五猖会并非年年迎赛,一般数年迎赛一次,所以一旦迎赛就轰动全县,盛大异常。难怪鲁迅先生在儿时急切期盼去观看东关五猖会,鲁迅在《朝花夕拾:五猖会》中写道:要到东关看五猖会去了,这是我儿时所罕逢的一件盛事。因为那是全县中最盛的会……

  其实,绍兴城乡的迎神赛会处处都很精彩热闹。与“五猖会”相仿的还有青甸湖的水上迎会及漓渚、曹娥等地的日夜迎会。农历四月初六日,青甸湖有黄老相公会(庙在西郭门外汽车路以南)水上迎赛,别有民间风俗趣味。就是看这青甸湖水上迎会,常替少年鲁迅讲故事的长妈妈老病突发死于船中。

  中国社会经历了漫长的历史发展演变阶段,各地区、各民族的风尚习俗源远流长,蕴含的社会内容、文化景象耐人寻味,令人惊叹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nyc30.com/qingmingjie/17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