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如皋市委音讯网

  窗外风和日丽,鸟鸣啁啾,这样的融融春意能让人的心美得开出花来。打开所有的窗,让暖风流遍房间的角角落落,顺便亲吻一下我的那些花儿草儿。翻开手机,显示:今日惊蛰。虽然明知道春天已至,还是忍不住地“惊蛰”并恍惚了一下:噢!春天线节气中的第三个节气,意为天气回暖,春雷始鸣,惊醒蛰伏于地下冬眠的昆虫。万年历上说得生动:“惊蛰时节暖和和,青蛙河边唱山歌!”今年的惊蛰似乎来得悄无声息,只下过少许的几场细雨,就像害羞的姑娘,给了大地轻轻浅浅的一吻,甚至不留吻痕。雷神也未现身,难怪听不到青蛙的那一曲山歌。然而,春鸟却是迫不及待地把歌唱起来了,窗前枝头,直唱得春暖花开,紫气东来。

  如果说春天是一段故事,立春是开端,雨水是发展,到了惊蛰,故事就该渐入高潮了,春天也开始热火朝天了。正如眼下的仲春,天气转暖,雨水渐多,桃红梨白,莺叫燕来,到处都是一派明媚春光。

  农谚说得好:到了惊蛰节,锄头不停歇。惊蛰一声号令,农人便开始了春耕忙。他们或许不能理解“一刻值千金”,可是他们明白“季节不等人”。打电话给母亲,她正在地里忙着除草,老人家念念道:“天暖了,草长得快,不赶紧挑掉,会吃了泥里的肥气,又荒了地里的庄稼!”父母虽然年岁已大,却一直劳碌不息,操持着几亩地的庄稼。眼下的时节,小麦拔节,油菜开花,桑树长芽,豌豆游藤,庄稼都进入了关键的生长期,什么时候施肥,什么时候杀虫,什么时候压枝,什么时候搭藤架,二老都掐着指头计划着,一刻不肯错过,那份细心就像当年照看儿女一样。

  童年的记忆里,每到这个时节,父母都会忙着扦插桑苗。夜晚,或雨天,地里的活没法干,一家人就聚在一起扦插桑苗。取新伐的枝条,用剪刀切成一段一段,每段一拃长,且都生着饱饱的芽孢。剪短的枝段一头平,一头斜,拿两段桑苗斜头对斜头,插进对方的树皮里,对接成功后,养在水里,或埋进泥里,搭上棚或盖上草,过些时日,芽孢里便抽出星星点点的绿来,再过些时日,会移栽到大田里生长。靠着这样的人工培育,我家的桑田逐渐壮大,蚕也越养越多,父母凭着养蚕供给我们的吃穿,维持一家的生计,也催老了他们的身体。

  惊蛰前后,也是果树嫁接的好时候。母亲凭着扦插桑苗的手艺,还依葫芦画瓢地学着嫁接桃树。老屋门前有两棵桃树,每棵树上都分出三、四棵枝桠,母亲突发奇想,一棵枝上嫁接一个品种的桃,时桃、毛桃和紫桃,花开同期,成熟却各有早晚,早桃吃过了,晚桃又接上了。这样的口福能持续不少时日。不同品种的桃子也各有各的口味,酸的、甜的、脆的、软的,各有各的鲜,总能投了个人所好。

  惊蛰,惊蛰,惊醒了鱼鸟昆虫,惊醒了花草树木,更惊醒了游人。看柳,赏花,听雨,戏草,他们踏着春的脚步奔走开了。这样的大好春光,怎能让幼儿园的孩子错过?饭后的散步时光,我和他们约定一起去寻找春天,孩子们用明亮的童眼发现春天,用纯真的童心感受春天,用动听的童言描绘春天,编出了一首春天的诗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nyc30.com/jingzhe/6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