材料:电视剧《娘》分集先容(第21-25集)

  陈谷雨判断大王庄的鬼子只是佯攻,如果他们撤出阵地,鬼子就可以长驱直入,与大王庄的鬼子形成合围之势,从而威胁到师部的安全,她决定叫大奎带两个连去增援大王庄,自己和另外两个连留下来阻击鬼子。

  旅长陈国贤见陈谷雨不肯撤退,以为她是舍不得自己的家遭鬼子蹂躏,又派人赶到阵地,命令陈谷雨必须撤退。陈谷雨坚定自己的判断——鬼子的主要兵力是放在陈家岭,她据理力争,坚持留下。

  大王庄战斗打响,王嫂见战事已开,便和念念准备逃离,同时误会了叫他们来这里的陈谷雨,责骂她狠心。大王庄的鬼子轻而易举被歼灭,陈国贤突然意识到这并非鬼子的主力,他这才相信了陈谷雨的话,立刻派队伍火速增援陈家岭。

  娘因为上次慰问战士,没有见到谷雨,心中一直放心不下,决定去陈家岭看女儿。此时在陈家岭的陈谷雨带领部队和鬼子展开殊死搏斗,一次次打退了鬼子的进攻,部队伤亡惨重。陈谷雨与战士们抱定必死的决心,要战斗到最后一个人。

  娘在陈家岭山脚下等着女儿。谷雨在山头朝着娘的方向敬了最后一个军礼,带着红头巾的刺刀又冲上了战场……

  正当陈谷雨弹尽粮绝之时,增援的部队赶到了,陈谷雨跃出战壕跟鬼子厮杀。娘在拼命的爬向女儿作战的战场,此时谷雨被一颗子弹击中,光荣牺牲。娘悲痛万分,背着女儿回家。途中王嫂见到已经牺牲的陈谷雨,她让念念跪下送谷雨最后一程。

  回到家的娘给谷雨擦洗时,看见谷雨胸前的伤,心疼不已。与此同时,她在陈谷雨的衣服里发现了王嫂家的地址。大奎告诉娘,那是陈谷雨寄养孩子的人家,娘方才知道陈谷雨做了母亲,她决心把孩子领回。

  念念认为谷雨死的好,王嫂心中有愧,打了念念!念念不知原因不理王嫂,无奈之下王嫂声称谷雨是自己的亲妹子。

  和栓子一起参军的顺子来看娘,栓子娘得知栓子没有和谷雨在一个部队,便被着穗儿问明原因:原来是谷雨把栓子赶出了部队。

  娘还在顺子处得知陈谷雨跟陈国贤在一个部队,而陈谷雨的牺牲也未使陈国贤回家,这使得娘很是不解。原来陈国贤认为是自己的指挥失误,导致了陈谷雨的牺牲,心中愧疚难当。娘找到陈国贤一问究竟,这时程宁亚冒了出来,当着娘的面喊陈国贤爸爸。

  程宁亚叫陈国贤和程天瞳爸妈,娘对陈国贤的背叛痛心不已,程天瞳要向娘解释,娘夺门而去。程天瞳追出想给娘说清楚,而娘就是不听。大奎也在旁边打抱不平。程天瞳很希望陈国贤和娘解释清楚,而陈国贤知道只有谷雨的事情过后才能解释清楚。

  娘让大奎带她找到王嫂,要替陈谷雨把念念领回。在娘苦口婆心下,王嫂答应让娘带走念念。而念念就是不跟娘走,还把碗砸在了自己的头上。

  王嫂因无法承受失去念念之痛悬梁自尽,幸而被大奎救下,念念因此坚决不肯与娘相认,娘无奈地伤心离去。程天瞳看在眼里很是担心娘,同时还像娘提出把程宁亚放在娘处抚养,娘拒绝了。

  回到家的娘闷在屋子里不说话,穗儿很是担心。女儿的牺牲,丈夫的背叛,外孙的无情使得娘心力交瘁,她却以惊人的毅力瞒着穗儿和栓子娘。

  抗战胜利,娘高兴地掰了新苞米给谷雨的坟上送去。陈国贤也对女儿谷雨很是想念。在中央军部队的栓子配上级批准回家,但时间不能长,因为中央军决定和打。

  满仓回到家,得知姐姐谷雨已经牺牲。满仓回忆着与谷雨在一起的日子,在姐姐的坟上痛哭。满仓和娘来看孟氏,孟氏心里酸酸的,勉强高兴拾掇起自己。

  孟氏给满仓准备了钱作为礼物,而满仓则把大洋给了孟氏,二人还在村里转了转,全村人都很羡慕,孟氏高兴得拿出灵芝给她做的鞋,自言自语。

  栓子也回家探亲,栓子对儿子树声格外喜欢,对穗儿却很冷淡。栓子娘将孟氏看到栓子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的事和盘托出,追问栓子在外面是不是另有了女人,栓子矢口否认,向娘解释那是陪同师长的女儿,栓子娘和穗儿心中的疙瘩才得以解开。

  栓子和满仓交谈起打鬼子,栓子居高临下,讥讽满仓是土八路,满仓则反驳消极抗战,两个人摩擦不断,穗儿夹在两个人之间左右为难。栓子和满仓争执不下,互相敌视。娘和栓子娘都想让他们回家,而栓子却讲出中央军和八路可能要打仗。娘和栓子娘不解,而满仓则对栓子参加的中央军大为不满。栓子执意不回,栓子娘伤心。

  穗儿力劝栓子回家,而栓子却执意要回部队。深夜,娘给满仓饮马,栓子听到以为是满仓回部队,也起身要走。穗儿明白这个家已经拴不住栓子了,一夜无话。孟氏为满仓包了一夜的饺子。

  满仓早起给家里修围墙,而栓子却日上三竿才起。娘看见二人在较劲,就把话说开,如果还较劲就都走不要回来。

  栓子和满仓各自返回了部队后。不久国共爆发内战,村里的男人都被抓去当兵。为救村民,娘和栓子娘出面说情反被抓到牢房。

  中央军为能得到有用的信息,致使娘头撞柱子昏迷,还咬伤了嘴。正在审问人员手足无措之时,栓子得知自己的娘被抓。气愤的他见到眼前满脸血迹的娘,二话没说就把审问娘的处长给枪毙了。中央军军座权衡利弊,为能留住栓子这员猛将,便让他上前线戴罪立功。只有这样,军座才能放了娘。栓子为保住娘的性命,无奈便同意上前线。

  穗儿和树声一直在村口等娘和栓子娘回来,可是一直都没有见到他们的影子。孟氏见到很是心疼,劝说他们回家等,相信他们一定会回来的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nyc30.com/guyu/313.html